【拾】



  一如往常,小狼回到了家。丟下書包,正想到闇夜去玩樂器。

  「回來啦?」廚房傳來熟悉的聲音,是月光。「有咖哩飯哦。」

  我怎麼會沒發覺咖哩飯的味道?小狼奇怪著。自己,早已忘了咖哩可能出現的味道。

  「妳怎麼在這裡?」小狼走進廚房。

  「我不能來嗎?」月光撒嬌道。

  「沒、沒有。小、小高呢?」小狼感到迷惑。這是怎麼回事呢?

  「我怎麼知道她去哪。幹嘛大家見了我就這麼問。」月光扁嘴。

  無言,小狼無言以對。是的,她能說什麼呢?只是,這樣的平靜,反倒讓小狼更覺不安。像暴風雨前的寧靜?



  「小狼,還好吧?」流浪關心地問。並沒瞧見小狼身後的月光。

  「小、小狼?」小冠定睛一看,疑惑隨來。

  小狼只是搖搖頭,她自己也沒辦法解釋。一切都太混亂。

  「小狼,怎麼她……」流浪和小狼附在對方耳邊。

  「我不知道。一回家,就看見她就像以前那樣煮了飯等我。」雖然小狼和流浪兩人心裡都怪怪的,但是說不出來怎麼回事。

  「小狼。」原本先走向吧台的月光走了回來,一把抓住小狼。「我們跟以前一樣好了哦。不准妳跟別人好,不准妳和她好。」月光手指輕戳了小狼的臉頰,然後指著流浪。

  「她兄弟嘛。」小狼皺起眉頭解釋。

  「我不管。」有點任性。

  不知道為什麼,瞬間,心裡頭升起一股恐懼。小狼害怕起這個女人,一個自己所愛的女人。兩人之間有道距離,兩人之間有什麼東西在之間。為什麼?為什麼?怕什麼?小狼著急著問自己。卻沒有答案。



  放學,在學校附近相約吃了晚飯,幾個人一起漫步走到闇夜。

  「唉唉。」小冠在一旁嘆氣。

  「怎樣了?」小狼看小冠的樣子。

  「女人是善變的。」小冠說,還擺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啪!

  「哎唷!」小冠大叫一聲。後背給流浪煽了一掌。

  「傻瓜,妳那什麼鬼話。妳自己不是女人呀?少以偏概全了。」流浪扮了鬼臉,吐著舌頭。「哩!」

  「忘記這邊有個『女生中的女生』囉!」小冠撫著自己被打的背,嘟著嘴。小狼和小冠不約而同「嘻嘻」笑了起來。

  「老小鬼、死小鬼。小冠那麼老了還跟小鬼一樣。」流浪只是笑著拍著兩個人的肩膀。

  三個跨進門,發現月光出現在闇夜。最近怪景象常出現,所以算了。但怎麼,小高又坐在旁邊?

  「小狼?」月光見到小狼時,眼神帶點訝異。

  「嘿。」小狼打了招呼。

  「為什麼又跟她出去?」就這麼氣起來。

  「吃飯而已嘛。冠哥也有去呀。」

  「我不是說了嗎?不准跟她一起。」月光兩手插在腰上,歇斯底里起來。

  「妳別鬧嘛,再怎麼樣她也是我兄弟。」

  「嗯,說什麼,兄弟,不兄弟。嗯,不老實哦,老弟。」小高插嘴。

  「嗯?如果說謊的人說別人說謊,嗯?如果說事實的人變成說謊的人?嗯?」小狼學小高在每句話加上「嗯」的怪音。

  「小狼,妳很幼稚妳知道嗎?」月光又要幫小高說話了吧。小狼心裡不耐煩。「為什麼跟小高說話要這樣呢?太不懂得尊敬長輩了吧?小狼?」

  「哼。」小狼知道,她知道。即使月光這陣子和她看來好像回到了從前,事實上,根本不是的。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日子,光陰一去不復返。

  「老弟,嗯,傷女人的心是不對的。嗯,這個女的,嗯,不是妳什麼『兄弟』吧。」小高看月光幫自己開口,於是跟著說。

  「妳那麼想知道,我就告訴妳。」

  「小狼,妳……」流浪清楚,清楚小狼要說什麼。她總知道。

  小狼圈起食指和大拇指,給了流浪一個OK的手勢。

  「小高,告訴妳,我和流浪兩個是同父異母的姊妹。她是我姊姊,而我愛我姊姊,我曾經瘋狂愛過她,就像我愛月光一樣。流浪就是銀,這就是妳調查到的吧?」似乎小狼的理智在極限斷了。「夠了嗎?妳滿意了嗎!」

  「呵呵。」小高卻只是陰笑著。

  「我愛過她。月光看過的那幅畫,是我們一起畫的。那是妳所不了解的東西!」小狼像瘋了般狂吼,用她僅剩的力量。

  「小狼!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流浪止住小狼的狂嘯,卻止不住小狼和自己不爭氣的淚水。

  「所以,這就是事實?那妳又何必來愛我。」月光很冷靜的說。轉身,拉著小高轉頭就離開了闇夜。

  「妳又何必……」看著兩人離開,流浪心裡有些不安。月光是誤會了,誤會卻總是難解的,卻又何必一定要將實情攤開來。

  「夠乾脆吧。女人甩了再換就好了。」小狼刻意給流浪一個微笑,漫不在乎地說。

  「小狼。」流浪知道小狼是故意的。小狼是最癡情的,一向也很尊重別人,從不會說這樣藐視別人的話。「小狼,妳不需要這樣做的。妳的喜怒哀樂我們還會看不出來嗎?」

  「難道我的長相這麼哀怨?」小狼邊做鬼臉邊打笑說。

  冠和流浪倒是被逗笑了。小狼不是那麼悲觀的,是最近的事讓她平常快樂的樣子都消失。

  「這樣,也許會好一點吧。」小狼沉默了一會兒。

  「好與不好,又有誰會知道。」流浪喃喃的說著。

  「嗯。」冠則有意無意的附和著。



  「月光在找你呢!」闇夜說。

  夜,天冷而夜黑。

  「嗯,什麼?」小狼被闇夜從睡夢中吵醒,含糊地問,翻個身又繼續睡。

  「月光找妳,她在闇夜。妳來不來啦!」闇夜劇烈搖著躲進被窩中的小狼,在她耳邊吼。

  「吼唷!幹嘛啦!」小狼忽地起身,一頭蓬亂的頭髮。

  「月光咩!在樓下啦!找妳啦!豬頭哦!要講幾遍啦!」

  「哦。」小狼穿上長褲襯衫,準備要下樓。

  「她等很久了。喂,小狼妳跟她最近怎樣啊?」

  「沒聯絡了。」小狼冷冷的說。

  「早。呵啊~」小狼疲倦打了個呵欠。

  「現在是半夜。」月光說。

  「哦,晚安……哈啾!」小狼還半睡半醒的,衣服也沒穿好,頭髮也沒梳。

  「睡不著。我、我想妳。」月光開口,她看了眼小狼,小狼卻只是冷眼。「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那天我不該什麼都不搞清楚就走的。」

  「闇夜,我要摩卡,幫我加巧克力粉。」

  「小狼,妳不要對我這麼冷,拜託。」月光一副要哭出來的模樣,像在哀求。

  「沒有呀。我只是睏哦。」小狼雙眼閉著,伸了伸懶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把妳叫起來的。」月光聽小狼這麼說,感到抱歉。她抬起頭來,看著小狼失溫的眼眸。「我……我們重新來過好嗎?」

  沉默。

  「不行,不行了。」小狼輕輕搖頭。

  「不要,拜託,我求妳。」月光開始哭泣,淚總是不聽使喚。

  「嗯,我希望妳了解,也許這樣對妳我較好。小高,不也這麼說嗎?」小狼在想,該如何,如何不讓自己落淚。只得,將視線移開月光。

  「我知道妳最怕我落淚的,妳最捨不得我難過的。算我求妳的。」月光哭泣著,聲音啞了。

  「反反覆覆重複一樣的劇情,同樣的事重複發生。這樣的感情,就算挽回也只能挽回一段破碎,妳懂嗎?所以,要妳幸福,就要學會放開妳;妳要更幸福,就要學會放開我。懂嗎?」小狼有點哽咽,但是她盡全力忍住,遞給月光一些面紙。

  「亂說!沒有妳就不會幸福的。」聲音淒寒。月光的聲音連自己都感覺悲愴。

  「唉。妳知道為什麼我不去求妳原諒,為什麼那天不追上去,為什麼會選擇離開,妳想過嗎?」小狼嘆口氣。

  「有,想過了。那都是因為我亂吃醋,我沒聽妳好好解釋。所以我回來,妳解釋給我聽,我會好好聽的。」月光一副似乎很了解。

  「妳不知道。」小狼卻知道,毀了。小狼搖搖頭。

  「我……」

  「我再奏一次,用小提琴拉一次那天把我們拉近的歌。這是最後一次,妳好好聽了。」她邊走邊說。小狼不理會哭泣的月光,轉身向闇夜要了寄放在這兒的小提琴。

  「小狼今天要用小提琴拉一首歌,不是貝多芬,也不是莫札特,是小狼的歌。獻給我深愛過的女人。」上了台,她要了麥克風。

  小狼哭了,但是坐在遠處的月光卻看不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