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



  「啊?小鬼去旅行呀?是去找妹妹吧。小鬼就是小鬼,雖說,是幼稚的想法,她大概,以為妳,不會發現吧。」小高說。奇怪的停頓卻在驚訝的反應時消失了,是刻意才會有的吧。

  「唉……」月光嘆了口氣。尾巴拉得挺長。

  「妳是,孤寂的,卻沒有人,懂得妳的,孤寂。妳是,脆弱的,卻沒有人,懂得妳的,脆弱。」小高倒是吟起詩來了。

  「妳懂。」月光說,嘴邊沁著笑。微弱地。

  「如果她也懂就好了。」月光的笑意就這麼散去。

  「咦?那是她嗎?」小高把手指向門去。

  走進來的是小狼和流浪。

  「嘿!消失了幾天,哪裡去了?」小冠迎了上去。

  「去散心。」

  「是嗎?」小高搭上話。

  小狼和流浪恨恨地看了小高一眼。就這麼巧的,才剛回來就遇上了。

  「我們去旅行,去放鬆一下心情。」流浪向小狼看一眼。

  「對,沒錯。」小狼走到月光身旁的座位,坐下。

  「妳……」月光抬頭看著小狼。眼前的她,變得不一樣了。

  「嗯?怎麼?」低沉,有些冷漠。和以往輕浮的聲音不同了,就像剛認識時,她對別人的那樣。

  「怎麼那時不早點和我說?妳最近對我好冷漠。」月光問。心裡不知道怎麼的,對小狼居然起了些許的怯意。

  「沒有呀。」小狼很隨性似的回答。

  「嗯,老弟,對心愛的,女人,不應該,這樣吧。嗯?」小高坐在月光旁,傾身靠向月光。她的身體幾乎是壓在月光身上的。

  「然後呢?」小狼的眼神冰冷。

  「老弟,這樣,不好。」

  「 So what? What do ya wanna say? 」小狼的雙眼在霎時升溫。

  「不想怎樣,只是,覺得,妳還小……」

  「是,我是小,那又怎樣呢?」小狼很衝,脾氣很爆。她惱了,近乎崩潰嗎?

  「冷靜。」流浪抓住小狼的手臂。

  「年紀小又怎樣?難道年紀小就沒有愛人的資格嗎?妳少在這裡興風作浪!」

  「不要激動!」流浪手勁加大,要小狼冷靜。小狼深深吸了口氣。

  「妳就是覺得我沒有能力去愛人,覺得我還小,什麼都不懂,覺得月光和我在一起不會幸福,所以呢?妳有膽就講出來!」小狼吸進去的那口氣,恐怕是勇氣吧。

  「沒錯。妳的愛,太過幼稚,妳懂嗎?嗯?」

  「什麼叫做成熟的愛?妳又怎麼知道月光和我在一起就不會幸福,我……」

  「因為她跟著我就會幸福!妳那幼稚的愛,哼,算了吧。」小高插話。

  「妳說夠了沒!說夠沒!」小狼的怒火燒了起來。「妳忘了妳之前怎麼講的?妳言而無信,破壞約定!」

  小高找過小狼私談。她以非常有禮貌的語氣告訴小狼,她絕對不會愛上月光。她會將小狼當哥兒們,好兄弟是不和她搶的。然而?

  「誰何時跟妳有什麼約定?小毛頭編的謊也太沒計畫了。拿出證據呀!妳有證人嗎?」小高對小狼說的話,可沒人可作證。小高的語氣已經不再穩重,那原本的奇怪停頓,也在這樣的情況下全都消失了。一切,恐怕是偽的。

  「妳……」小狼握起雙拳,就是下一秒,她也已經準備好可以出擊。她相信,就算自己體力再差,以自己跆拳道的底子,一定可以對付小高。

  「小狼,不准妳打架!」流浪拉住小狼的拳頭,大喊。

  「妳夠了!妳太幼稚,打架就可以解決嗎?」月光道。

  小狼,無聲地落淚。月光,也哭了。接過小高遞來的面紙。

  「妳不要太過分了,小高是怎樣關心我們,妳知道嗎?妳不在的時候,她都幫妳陪我,妳知道嗎?妳卻這樣對她,妳太不知感恩了,太幼稚了。妳果然還是個孩子,就不能長大點嗎?一直以來,心情不好,和妳有爭執,都是誰幫我度過的,妳可知道嗎?是小高吶!妳呢?我有困難妳也不能幫我的,妳該好好謝謝她,知道嗎?」

  「我……」小狼說不出話來。不懂,情人是可以替代的嗎?困難,困難若說了出來,她豈有不幫的道理?

  「乖,聽話,跟小高道歉。叫她聲老哥,要她原諒妳。」月光拉拉小狼的袖子。

  總是如此。即使不是小狼的錯,月光總拉著她要向小高道歉。月光的眼裡,好似小高永遠都是對的。什麼道理?小狼抹去淚水。

  「我不要、我不要。」

  「妳太任性胡鬧了!別再幼稚了。」月光說。

  「月光、小高,今天就這樣好嗎?我們剛回來,幾天的行程,她也累了,情緒太激動。改天再談好嗎?那時一定好好的談。」流浪抓了小狼就要離去。

  「哦,那位,叫做,流浪的,等等。」小高說話了,恢復原本的奇怪停頓。

  流浪回頭,給了個問號。

  「妳是誰呢,是小狼的,誰呢?為何要小狼走,就走,要她來,就來?」小高狡詐地望著流浪。

  「妳要知道什麼?」流浪的眼中沒有畏懼。她早已有了面對小高的準備。

  「妳本來,不是,叫,流浪吧。」她肯定查過流浪,小狼心裡氣著。小高靠向月光,在她耳邊輕聲說:「月光,她叫做銀。」。她明明知道月光很在意這個名字,畫上的簽字。

  「妳、妳就是銀?」月光驚訝地看著她。

  「是的,不過那是過去的事,現在請叫我流浪。」她意外地冷靜。

  「夠了!妳這騙子,我錯看妳了!」月光近乎瘋狂地喊,淚水毫無忌憚地墜落。落下話兒,她掉頭就走。

  「欸,月光,等等!」小高跟了上去。臨走前,給流浪和小狼一個「怎麼樣」的表情。

  「哼,該死!」小狼臉上的淚水一滴、兩滴滑落。她的情緒已經如同崩潰的水壩,耳邊隆隆幾聲,全決提。

  「小狼?」小冠實在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她不了解,怎麼突然之間情況變得那麼糟糕。「流浪?」見小狼不答,她試著問流浪,流浪只是嘆息。

  「所以我說,妳們真的不適合。月光和小高在一起,也許不錯也不一定。」一直沒說話的闇夜這時開口了。

  流浪走近闇夜,就這麼直直看著她。幾個人間突然像是冰凍似的。

  「闇夜。」流浪突然開口。冷冷地。有什麼要發生了?小冠和小狼兩個想。「妳跟小高聊得滿多的,是嗎?滿了解她,是嗎?所以她問,妳就說,是嗎?」三個串在一塊兒的「是嗎」將闇夜定格。流浪的眼框,紅,血絲佈滿。

  「可以算是吧。跟她多聊些就了解多些,她是個不錯的人。前幾天還請我吃飯。」闇夜並沒有發現氣氛的轉變。

  「闇夜,以前我叫銀的,除了我們幾個,還有誰?還有那幅畫。」流浪只是看著闇夜,但只是如此,小狼與小冠也已經了解。就連闇夜也是銀改為流浪的時候才認識的。

  「我、她、她問我,我、我就跟她講……」闇夜這下愧疚了。為什麼愧疚,她自己好像也不清楚。但是她覺得事情可能因此而不妙了。

  「妳這樣會不會像是背叛?」小冠忍不住。

  「冠哥……沒關係了,最近好亂,什麼樣的事都有,現在都結束了就好了。」小狼的聲音帶著哽咽。「我累了。」

  「小狼。」流浪和小冠搶道。流浪睜著眼:「不能輕易放棄。妳忘了妳怎麼答應我的?」

  「真的沒有力量了。」小狼晃晃頭。「不想去鬥那個高珣。」

  小狼的疲憊有誰看不出來。但就有,月光。那被小狼愛著的月光卻看不出來。也許這就是問題癥結?

  「回家休息吧。」小冠對小狼和銀說。不,是對小狼和流浪。小冠走了幾步,停了下來。她沒有回頭,但是緩緩抬起頭。眼神是迷離的。「我想,永遠不會有誰能了解小高吧。妳知道嗎?小格就是跟她走的。」小冠有些難過。

  小格,是小冠心裡永遠的傷吧。那女孩兒,曾經是她的女孩。為什麼人和人的交集,卻是如此的?世界太小了,怎麼樣都會碰上那個人,小高。

  「小冠,過去的事,別去想了。」流浪拍了小冠的肩膀。

  三人走出酒吧,留下思緒混亂的闇夜一人。幾個好朋友之間,出現了某種變化。



  「如果一切沒有開始呢?」小狼躺在床上。

  「別想太多了。睡吧,妳的路還長呢。乖。」流浪給小狼蓋好被子。

  「嗯。」小狼必上眼。

  「我們會幫妳關門。」流浪爬下小狼的高架床。

  「小狼要振作哦。我們會一直陪妳的。」小冠在一邊說。

  望著天花板,想著以前的快樂。遇上小高前的日子,初遇銳銀的時候。漸漸,她入了夢。希望,夢是甜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