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



  「呃?呃?欸?」闇夜慌了。不是才湊合好嗎?「欸,妳們……」

  月光和小狼回到闇夜,臉是一個比一個臭。

  「我搞砸了。」小狼帶了自己的東西。「掰。」離去。

  「發生什麼事了?」闇夜問在老位子坐下的月光。

  「我想妳是清楚的。小狼她調查我,是不是?」月光反問闇夜。

  「呃?」闇夜心涼了一半。「小狼這樣說嗎?」

  「她什麼也沒說。」月光板著一張臉,搖搖頭。「我還以為她在這裡注意到我,所以知道我喝粉紅淑女聽柔和類型的音樂。她知道我喜歡百合花我還不懷疑什麼,哪裡知道她做出這種事情來。」

  「什、什麼事呀?」

  「彈吉他。」月光恨恨地。「若不是她調查我,怎麼會知道呢?八成是偷窺!我彈吉他這件事根本就很少有人知道,我也都是在家突發奇想才彈的。」

  「冷靜點好嗎?」闇夜著急。「她真的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告訴妳?」

  「我問她,她什麼也不說,就走了。」月光瞅著闇夜好一會兒,臉上滿是懷疑的眼神。然後才冷冷地回答。

  兩個人都沉默了。

  「其實,她並沒有去調查妳。會知道妳喜歡百合花,是因為她經常湊巧在放學的時候看到妳在花店前徘徊。她說妳的目光落在花店裡的白百合上。吉他嘛,她常常在妳家頂樓,在陽台彈吉他……多少會有機會聽到。哦,我們常常在樓頂聊天。」闇夜打破沉默。「她從小信心就很薄弱,但是自尊心卻很高。被妳這樣說,她一定很難過吧。」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月光對小狼誤會,可是她並不是真的對小狼那麼生氣的,她只是不曉得為什麼火氣就這麼冒上來。淚水在瞬間墜落,她哭了起來。

  「嗯,妳別哭了,沒那麼嚴重。」闇夜遞給月光面紙。

  「那我問妳一個敏感問題,妳可以不回答沒關係。妳喜歡她嗎?」闇夜小心翼翼的問。

  「嗯!」月光用力的點了頭。

  「妳們才剛認識。」闇夜小心的說。

  「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熟悉感,很親近,好像認識很久了。」

  「她還是個高中生。」闇夜顧慮著。

  「嗯……」月光猶豫了一下,仍舊點頭。原本以為小狼是大學生。小狼乍看之下並不像高中生,即使她也常有稚氣天真的表情。

  「那,妳想去找她嗎?」闇夜要她們在一起。

  「可是我不知道她住哪,而且她生氣了不是?」

  「她就住在樓上。」闇夜將店裡的東西吩咐給一個女孩,邊說。「至於她是不是生氣,妳得自己弄清楚,不過我覺得比較可能是受傷。」

   闇夜帶著月光由後門出去,搭上剛剛小狼本來要搭的電梯。十樓之二,闇夜按下電鈴。許久,卻沒有人回應。

  「妳們剛剛是去秘密基地嗎?」闇夜揣測著小狼會去的地方。

  「嗯。」月光眼眶又是一片紅。

  「不如妳先回去吧!明天我再幫妳約。」闇夜知道小狼一定不會再去秘密基地,乾脆要月光先回去,畢竟月光隔天還要上班。



  小狼,她離開闇夜後,騎著機車到一家離學校不遠的茶館去混了一會兒,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心靈回家。

  「唉,我那麼恐怖嗎?很壞嗎?這樣也是騙人?這樣叫做偷窺、調查?」她洗好澡躺在床上自言自語。

  這個房間,是她精心佈置的。銀色系,更貼切的說,是冰冷的金屬色系。她喜歡銀色?是,她喜歡冰冷的銀色、喜歡自由的綠色、廣闊的藍、神秘的黑。狼,還是適合大自然深夜與孤獨共存?如她喜歡的顏色所塑造的境界一樣。

  剛洗完澡,她短短的髮絲沒有完全吹乾,還濕著。躺著,因為累而睡熟。

  今晚,窗外的天有些太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