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



  月光小跑步跟上,小狼正要步入電梯。闇夜後門連接的是大樓的樓梯間,那裡樓上就是小狼的窩。

  「今天月圓……」小狼好像想起什麼,縮回她跨入電梯半提在空中的腳。「想去看月亮嗎?」她轉頭問月光,好像早就知道月光會在這一秒跟上她。

  「好……好呀!」月光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帶妳去一個地方。」小狼拉著月光穿過街道。

  月光有些遲疑。她們來到一棟大樓,走進電梯間。卻是月光住的那棟樓。

  「妳……妳要帶我去哪裡?」月光懷疑,這個叫做小狼的小女生是不是早就認識自己。她的表情有些僵硬,因為心裡面對小狼的疑慮。她冷哼了一聲,有些不削小狼調查她的舉動,她懷疑。

  小狼只是笑著,沉默。

  進了電梯,下一秒,月光見小狼按了二十三樓的紐。月光感覺有些糗,自己居然這樣想,難道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方才的語氣和表情還自以為的很正直有理。

  看著燈光在按鍵上一格格往上爬,卻覺得電梯走得好慢。整台電梯好像除了機器轉動聲,只剩下呼吸和心跳聲。兩個人各站電梯左右,相距一段距離,卻不減呼吸心跳的節奏。電梯開門,小狼又抓起月光的手,爬向頂樓。最後一扇安全門一開,漫天星子,多美。要不是有城市光害,閃爍小眼睛不知道該多了多少。

  「我們要爬過去。」黑暗中,小狼轉身指著附在牆上的樓梯。

  她讓月光先上去,自己跟在後面。那是整棟樓最高的地方,樓梯間的頂部。走過樓梯間的微傾斜的頂,到了較矮的另外一面,沒有梯子。小狼絲毫不猶豫,就這麼跳了下去。要不是天上幾顆星子,要不是不遠處大樓頂的廣告,要不是眾車燈,要不是有城市光害,月光根本看不見站在下面伸開手臂要迎她下去的小狼。其實樓梯間不高,但是黑暗中實在沒有往下跳的勇氣。

  「跳呀,我會接住的!相信我!」月光看小狼張開雙手,猛橫了心,閉上眼,往下一跳,隨即感覺溫暖支撐自己的,小狼的手。

  天哪!怎麼會去相信一個才認識不到一個小時的人呢?月光隨即驚訝起自己對小狼的信任。

  「看,我說了沒事吧。是天黑一點而已,這不高的。」小狼一臉天真,仍舊緊抱著月光。她笑著,月光卻紅著臉。

  她們走向另一邊,這一邊,沒有圍牆,視野寬闊。附近沒有其他擋住視線更高的大樓,也沒有製造噪音的高架橋,遠處的世界晶晶亮亮,天上天下都佈滿小星星。沒有圍牆給了一種凌空感,這麼大的都市,現在就這麼被她們踩在腳底下。

  「這是我家樓頂耶,不過我從沒上來過。原來這裡視野這麼好!」月光坐在小狼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躺椅上。

  「嗯,這裡也是我們的秘密基地。」小狼在月光旁邊也放了張躺椅。「闇夜、冠哥、流浪。這裡是屬於我們的秘密基地。」小狼掀開角落一塊塑膠布,露出一個冷凍箱。塑膠布下有太多東西,活像個小垃圾場。

  「真是神奇!」月光接過可樂,忍不住讚嘆。又見小狼拿出另一罐可樂,歡呼了一陣。

  「妳看,世界在我們腳底下。」小狼面對沒有圍牆的視野,張開雙臂。「I’m the king of the world!」居然大喊學起鐵達尼號傑克的台詞。

  「妳做什麼啦,等下被鄰居檢舉唷。」月光笑瞇了眼。

  「其實這裡是我們發洩的地方。」說完,小狼又沉默了。

  「發洩?」一個還在讀書的普通孩子會需要什麼發洩?升學壓力嗎?可是小狼看起來少說也是大學生了吧。月光心裡滿是問號。

  「嗯,妳一定認為試升學壓力之類的吧?」小狼伸了個懶腰。「呀,哪有什麼升學壓力?學校其實是個好玩的地方,可以學習新事物又可以認識新朋友。壓力?呿,不過是不學好的那些人的藉口罷了。」她盯著月光看。「也許是家裡緊迫釘人?期望太多、太高,於是很多人都想要逃避,藉口於是就出來,到最後所謂的『升學壓力』變成一種事實,而且如果沒有升學壓力呀,人家還覺得妳不對咧。哼,有學校去是一種幸福。」

  「嗯,或許吧。」月光點了點頭。怎麼這麼年輕,說話卻有點老成?

  「現在的父母不停要求孩子,我知道,『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可是他們真的給過了什麼嗎?是金錢、是物質上的供給。也許這些重要,畢竟沒有這些孩子也活不下去。但是他們什麼時候真的知道孩子們想要些什麼?時代不一樣,現在的新生代根本不想像他們以前那樣,連自己要什麼都不知道。當然,另一個角度來講,孩子們也從來就不了解父母。」小狼看了眼月光,換了話題。「妳知道流浪嗎?」也許大多數的人不愛談論這個話題,有點八股。

  「我想我大概不知道。」月光看著小狼,想這樣一個年輕人怎麼會有這麼多想法?

  「那麼,每晚在闇夜演奏的吉他手妳知道嗎?」

  「呃……」月光除了小狼以外,她誰也不知道。

  「哈哈,今天遞麥克風給我的那個是冠哥,大家叫她小冠,流浪就是站在她左邊的那個。記得嗎?她們都是很好的人。」小狼見月光不說話,又換個話題。「對了,妳喜歡吉他?每天都有練習對嗎?」

  月光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她瞅著小狼的眼,眉頭皺得愈來愈緊。

  「怎麼了?」小狼看她沒回答,轉過來看著她,覺得她臉色很糟。

  「妳偷窺?跟蹤?妳調查我?」月光顫抖著聲音。

  小狼沒有回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