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看見比不看見好嗎?】



  四月,來到我的文字裡,妳說妳想,可是其實妳是怕的。



  妳保持得很好,到現在還有知覺,而我早已麻木。

  訴說著這些段落,或許我只是偽裝著自己沒有情緒起伏。

  還是很想我?怎麼樣想我了,只是因為想念過去的日子,那些稍縱即逝的過去。

  我們好遠了,可是樹根曾經錯綜複雜盤在一起。

  我一個人這樣認為,只因為我的根似乎是從妳生長出來的。

  我沒有要在文字裡面控訴什麼,我也知道我們都只是平凡的人。每一個人的每段感情來去或起伏,都不是我該控訴能控訴的。我的適應力也很強,所以一直以來,我都能夠從一個點走到另一個點還扯著嘴角,在陽光下卑鄙地笑得燦爛,還似是而非用那些假面昏眩了誰和誰,等著真相大白被驅逐的那天。

  妳真的好想我嗎?我只是寫著我自以為的那些事情。

  記憶是可以扭曲的,或許我早就扭曲了太多過去。

  長大了,我們,我們長大了。

  只有我還不願意往前跨步,我還活在過去。

  我還活在過去。

  人沒有進步就是在退步,活在過去的我在一步一步往回走。

  所以我什麼都沒學會。

  說十年,有人問一個人有多少個十年。我說,我有一個十年。

  有人就會說,一個十年就可以佔據了一個五十年的五分之一,實在太過沉重。

  可是卻沒有人知道,十年飄忽得我只能害怕它的質量重量,深怕連空氣都重過它。

  如果可以真的因為寫下文字就掏空所有的一切,真的釋放那些想放又不想放的東西,身上的魔咒解開了又再次封印,我的那些行李,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小空瓶裡面盛載的那一滴水而已,沒有人能扛起一整口井。

  何況這口井既乾枯又荒涼,要來也沒有用。

  從來不曾控訴妳的冷酷,但是我曾經看過妳的冷。

  妳將字句寫在我的文字旁邊,說我帶來的那些喜歡給妳那些妳一點都不想要的困擾。

  我退後一步,然後轉身。我只是看著妳,沒什麼的,沒什麼的。妳把我當做不存在就好了。我還記得,當時的心情。半年的無語,我沒有走開,即使妳當時明明將我推開。當時的我的那些堅定,我不知道它在哪裡。

  妳還是好想我?喊著哥哥,然後我尷尬自己可能偶爾會有的長髮。妳總只須仰臉微笑,就可以操縱我的思緒。只是妳那些嘴角的哥哥,燙傷我的耳膜。對我才有的燙,那是獨霸的口吻嗎?我們之間的親暱在哪裡?只是總在妳向我伸手,會有個聲音對我說,我本來就是妳的而已。多年不見,還是好想我?

  真的好想見我?

  我在的這個現實裡讓我忙得幾乎失去睡眠。它這一個空間,我還是多麼不想承認它存在著,而我活在裡面的事實。它是個現實,而我總想著逃避它。這個空間,是一個太過脫離的世界,對我而言。

  這個我們生存的年代是一個什麼樣的年代,多久以前就有多少人預言它將要折磨我們這些不識時務在這時代出生的小孩。我的家庭裡面的那些事情,我那個眾人眼裡嘴理所謂的傳說中的那種幸福,其實早就四分五裂。

  很多事情,我沒說而已,我不知道,從來就不知道它們是什麼樣的事情,不該說的嗎?不能說的嗎?還是那是一種單純的狀態而已?其實記憶是會欺騙人的,因為記憶許多時候都是人自己的重組過去。

  於是,我們都是背負著一些沒開口的人而已。

  我多想回到過去,我活在過去。

  可是就算我活在過去,我也知道我和過去並不共存。我只能看著它們在眼前重複經過,然後假裝自己無動於衷。

  回妳這些,我只是想爭辯。

  雖然我說寫是一種釋放,可是我能怎麼釋放妳?

  我只是想爭辯,如果我能夠不在乎,我何必寫,妳。

  爭辯那些沒有用處,可是雖然每一個人都是過客,在經過的時候留下的痕跡還是有深淺差異。

  妳可以因為自己而更驕傲一點。

  寫,也因為我想妳。



兩千零七年四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