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23



  庫存的Ice剩一瓶,我一個人走了很久沒有走的距離,去買了一手,因為我喜歡喝。

  去的路上安東尼歐來了電話,找我打籃球。打籃球,好久好久好久沒有打籃球了。其實,我很懷疑我還跑得動嗎。

  提著Ice回家之後,我換上了籃球鞋,往大一宿舍去。

  說起來好笑,我們學校方圓十里內,就這麼一個籃框,籃球隊曾經成立起來,現在不知道是否還存活著。但是我們都清楚,當初練球的問題很多,只因為沒地方練。

  我抽著菸,聽著音樂,俞思遠唱著《可不可以愛妳》,然後又聽著張震嶽搖擺吉他唱著《愛我別走》。我緩緩走在路上,看路上的陌生人跟我打招呼。

  記得去年的時候,才有人說我像周筆暢和李宇春,今年又讓人說像了蘇醒和俞思遠。其實我誰也不像,我連自己都不像。

  對,我是不像自己的自己。

  好久沒有來這紅磚校舍,這監獄設計師設計的大一宿舍。這宿舍裡面曾幾何時已經少了我們這些人的笑聲,多了許多那些小了我好幾歲的臉孔。

  我一進門,安東尼歐就對我打了招呼。我看見他、雄之介還有Jie和兩個黑人James和Paul打著球。我揮手,有點退縮不想打,因為,我很爛,我覺得我的體力應該是不行的。

  他們人很好,大家都說沒有關係,讓我上去打。

  於是,決定要三對三,我跟Paul和James一隊,我守雄之介。

  好啦,我很久沒打球了。腳步手臂都很生疏,還來一個不小心往後坐下去的笨動作。後來洗澡的時候發現手掌刺痛,原來刮了幾條紅線。現在每次上藥,都會刺痛,刺痛完之後,手掌就會麻麻的……不過,這麻麻的感覺還挺舒服的……我果然有點變態。

  球打到一半,我已經開始呼吸不順暢,大家都問我,我還好吧。是呀,我還還好,只是已經沒力氣開口告訴你們我還好了。

  James的球打得很好,上籃上得很漂亮,Paul的長射有時意外準確。基本上,我們這一隊,都是他們在得分,我只狗屎運丟進了一兩球而已。我更常在球離手的時候哀嚎,只因為球離手的瞬間我就知道,八成又要彈出框來了。

  很久沒看見安東尼歐打球,他似乎愈打愈穩。有時候羨慕他的世界,好像很多時候都是處於平穩的吸吐,沒有太大的起伏或意外。除了,我還記得的,大二那年的車禍。

  好不容易撐完了一局,坐在長椅上休息,本打算要走了,有個在Orientation的時候帶的新生跑了過來。她說好久沒見到我了,手上捏著根菸。

  她長得很可愛,一臉小女孩,臉上沒有胭脂抹粉,皮膚很光滑年輕,頂著一頭到耳下長度的俏皮捲髮。捏著根菸的樣子,其實不適合她。那些好像跟著週遭瞬間拉長年齡的行為,都不適合她。

  她坐在我旁邊,問我為什麼很少出現在她的生活裡面。我說,因為我沒有和她拿相似的課程,而且住的地方在反方向。她說,可是她跟很多人都沒有拿一樣的課,也還是有見到面。我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可是哪有為什麼,不就是課程表時間剛好錯開而已唄。

  男生們又喊著要打下一局了,我本來打算離開,可是他們激勵我決定勉強再打一場,但是我很清楚這場一定不好打了。

  雄之介比我高,所以搶籃板的時候有點吃力,加上體力已經抽乾,根本已經跳不起來,只能舉著手尷尬地晃了晃。雄之介經常踢足球,體力一定很好,滿場跑來跑去難不倒他,可是就難倒了我啦。

  我們最終還是贏了這場球,完全拜James和Paul所賜,我只是插花而已好嗎?哈哈哈,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很累,可是濕黏黏的感覺讓我還算開心。

  即使在追著那顆帶黑線橘色球的時候,胸腔整個乾渴難熬。

  我說,這次真的累到了,我今天就打這樣,先走了。

  我離開大一宿舍,走到了對街又點起了一根菸。這次張智成在唱《愛情樹》,我多想我也會是一棵樹,就像寫《愛情樹》徐世珍的樹,就像畫《My Way》寂地的樹。

  在過第二條街的時候,遇上了婷學姐。其實大老遠的,我根本看不出來她是誰,只是走路的方式太明顯,除了她還有誰這樣走嗎?我記憶裡面目前還沒有這麼深刻的。

  她一看見我就問我去哪裡,我說我打完了籃球要回去洗澡,她卻一臉訝異反問我會打籃球。打籃球,很奇怪嗎?

  她要我拐個彎,陪她走一段。

  那段路她一直在說話,可是其實我忘了她說什麼,完全沒記得。我不知道自己在不專心什麼,除了一開始她說的幾句話,之後一直到她說再見,我也沒記得她說了什麼。

  腳步愈走愈慢了。

  缺氧的感覺就是,就是頭會開始令人討厭地痛起來。



  瑤說安東尼歐在她房裡,那時候已經是晚上快十二點了,說要我也過去聊天。

  我不知道那時候瑤為什麼會肯定我會下樓,因為我很可能會說,我累了,也洗過澡了,不想下樓。瑤很清楚,我洗過澡,就不喜歡出門了。可是後來,瑤卻說,說相信我肯定會下樓。

  我換上褲子,到了瑤的房裡,其實除了前一個晚上我和瑤徹夜長談到了三點,我們真的闊別很久,即使上學的時候總會見面,我們的確在實質上闊別了很久。很久很久,我們都沒有這樣子聚在一起了,大家感嘆了起來。

  或許是我弄亂了我們的關係。於是,安東尼歐、佐伯、瑤還有我,我們四個人很久都沒有一次聚在一起了。

  我丟失了好多光陰。

  安東尼歐叫來了佐伯,只有她和我一直維持老樣子。

  我們窩在小沙發上玩PSP,佐伯和我,我們相處的方式就是,幾乎隔絕了身旁的每個人,然後為了小事可以投入得沒有道理。

  投入得沒有道理。

  我們不是只有在玩PSP而已,周先生坐在旁邊的時候,我和佐伯不斷在交換眼神。好笑吧,她知道我在換什麼眼神,我也知道她在換什麼眼神,於是這些知道為我換來了兩腳踢。

  我說,怎麼都打我,佐伯說,沒有打,是踢。

  是,是,是。

  然後門忽然開了,然後我忽然傻了。

  蛋糕。

  我不喜歡吃蛋糕。

  而且是我最討厭的顏色。

  整個歪斜了一邊,插了我見過最多的蠟燭。

  我最討厭生日了,別人的或是我的我都討厭。

  不是,我不是要抱怨。

  謝謝,謝謝你們。

  我好像已經有十年沒有吹過蠟燭了吧。

  其實,我站進廚房的那一瞬間,有點想掉眼淚。

  所以,我是不喜歡生日的。

  我從來不會面對這種場面,我不懂那種心情。在手足無措中,我會害怕。

  瑤說過,我是一個老是在掌控自己的人,可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我不懂怎麼掌控,控制不了的感覺,手足無措的感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會害怕,我不懂該怎麼反應。

  可是,真的,謝謝你們。

  因為我其實跟你們一點都不熟。

  你們為我做了太多。

  對我來說,真是太多了。



  可是呢,我還是不喜歡過生日啦。



  我只覺得,自己是個一事無成的人。



  今天是母難日二十三週年慶,謝謝媽媽經過一個星期的折磨把我生在最矛盾的時刻,謝謝。



  瑤,妳說想看我把今天寫下來,我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妳會提起,也就表示妳的確是想看。我知道,因為妳其實也是個好強的人,所以妳會這樣說,我知道。

  這天也是妳爸爸生日,對,我和妳爸爸同一天生日。

  或許我跟妳爸爸並不相像,只是有時候,我們都輕易就把一個人的影子印在另一個人身上。我是這樣的,我不清楚妳是不是這樣的。

  聽妳談起瑞,說得妳嘟起嘴。他在對妳好,可是我們也都知道,他用一種強硬的方式在對妳好。這是不是妳要的,我們不知道。以前跟你們一起出去的時候,妳事後會告訴我妳不喜歡瑞對我的態度,而我只是平淡地在對待他。

  或許他的世界只有他一個,他只是想得到所有經過他身邊的他看上了的一切而已。

  我不知道,但是我這晚本來想這麼說的。

  還有,其實,妳的短褲雖然很可愛,可是太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