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920



  垃圾,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往哪裡丟。所以.雖然都不知道對方想不想知道,但是都很自然地丟給對方。於是,藉由這樣,我們把垃圾交換給彼此。我覺得這個交換系統到目前為止運作得還算不錯,而且那麼久以來,其實有點太過習慣了,妳呢?

  看見妳在,就會好過一點。只要看見在就夠了,很莫名其妙的方式。

  我不知道妳覺得怎樣,但是我在那個時候忽然是這樣的感覺。

  雖然我極少出現像這樣的情緒波潮,可是還是遇上了。遭遇到的時候,只是覺得妳在,就可以稍微平靜一點。是因為我們一起這樣子走過很多時間了嗎?還是只是一種錯覺而已。

  有時候,我覺得很有趣,很好笑。這種時空的關係,這種情緒的關係。我們很適合去讀心理系的吧,因為,我們可以拿自己當臨床實驗。我們可以實驗,兩個差距這麼遙遠的人,為什麼可以這樣子呢?

  我說,什麼時候記得幫我看看哪間瘋人院比較乾淨清爽。過陣子我去那裡,妳會願意來看我吧?記得幫我帶上一份臭豆腐,最好還幫我帶上幾本書。那時候如果妳在讀心理,我決定簽下任意妳臨床實驗研究同意書。

  有什麼關係,最多妳就是折磨我而已。

  那些標籤上寫著垃圾的垃圾,究竟該怎麼辦才好,我們,大概其實根本就不知道吧。

  雖然這些垃圾不會發臭,可是我們的傷口,似乎正在慢慢腐爛著呢。



  追浪。

  忽然想嘗試衝浪,不只是因為一種好奇,是一種明知道辦不到還想嘗試的衝動而已。

  一直都很喜歡游泳,泡在水裡面的感覺像一個平淡的擁抱。雖然沒有激情也沒有高溫,卻有一種可以減輕重量的漂浮感,我眷戀它。

  在海裡面飛的感覺。

  可是衝浪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嘗試。因為自己知道,要辦到有點困難。體力不支,帶著一塊板子纏著自己的腳。仍舊能感受水的擁抱嗎,還是會因為這樣而來不及要換氣。或許有關於衝浪都還好,當要潛越大浪或是要划向外海,一直以來只帶著自己的我,如果加帶上了一塊板子,還夠體力嗎?

  追不到浪,也只是手酸了而已。可是那塊沒有力量駕馭的板塊,可以拉扯著我的腳,帶我離開,離開海面,身陷浪潮之下,離開海面。它可以深深插在水下的泥沙之中,而我,從此禁錮海底。

  追浪,就像妳,令人難以看清浪型,而我不擅長駕馭。

  浪潮可以要人如駕雲端,浪潮可以要人四分五裂。

  我學不會駕馭,於是注定要四分五裂。



  學妹姊姊割傷了手指。

  學妹姊姊,呵,因為是學妹,可是是個姊姊,所以,我想,就是學妹姊姊吧。

  昨晚她從醫院回來我就過去看她了,整個拇指包紮得有點令人擔心。說要吃泡麵,我幫她倒了水泡了杯麵,可是她卻只有吃半杯。

  應該是很痛吧。

  我說,還是把冰袋拿著,降溫應該會減少脹痛。她說,很重。可是還是乖乖拿著冰袋,雖然經常她就忘記了,又放在一邊。

  我見紗布上面有點其他顏色出現,所以我一直還沒有離開。我問該不會還在滲血吧,她也緊張了起來。

  我只是想跟學姐要個緊急電話,打電話的舉動或許讓她也跟著想打電話。那好,不然就問問爸爸自己有沒有血液問題,她的血,一直很難止。

  在後院裡打電話,因為她的手機在屋內收訊太差。

  到底是不是在滲血,實在很難判斷。畢竟,傷口這麼大,多少還是要流血的,只是究竟是不是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還是已經過量了,我實在不懂。唯一能做的,我要她讓手高於心臟的位置,她卻喊手痠。

  我幫她舉高手,然後站在黑夜裡發呆。

  她說,我應該要唱歌,這樣她就不會痛了。

  我說,我是五音不全。

  我叮嚀她睡覺前吃藥,睡覺的時候把手墊高,我給了她學校的緊急電話,我說,有什麼事情就打電話叫我吧。

  我踩著夜色回自己的住處,可是我有點累了。

  涵學妹有點擔心,擔心也不是沒道理,畢竟到了急診室,而且,還是九一一去的。

  可是涵學妹自己也得擔心吧,這天能發生的事情都發生了。

  先有學妹姊姊切到手,然後涵學妹的室友不知道搞什麼飛機喝得醉醺醺就算了,不知道想吐的時候要去馬痛吐嗎?

  喝得那麼醉的時候,請在抵達馬桶旁邊以後,才閉上您的眼睛。

  那個頭昏目眩的感覺,只有閉上眼睛的時候才會天旋地轉似的真實。

  我說,涵學妹,妳人也太好了,還要幫她清理床上的嘔吐,可惜她不領情,愈吐愈多就算了,還一臉睡在嘔吐上。天,我光聽妳敘述就夠我想反胃了。

  涵學妹,妳真勇敢。

  勇敢,勇敢也不需要站到兩個理智剩不多的韓國男之間來證明妳有多勇敢。我知道,那樣的情況的確需要快讓他們安靜下來。還好他們不至於失控,以後小心點。妳那淤血,記得用點什麼曼秀雷敦之類的。

  自己在外就要小心一點哦,好好照顧自己。



  自己在外,就要小心一點。

  我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吧,在這些過程裡面學習警覺。

  有的人,從此過度警覺。



  學妹姊姊今天沒有去上課,我到了她平時星期四的下課時間打電話問她手指的事情的時候才知道。痛得無法上課,還吞了幾顆止痛藥。

  我揹上那把吉他到她那,亂七八糟彈起了歌,亂七八糟唱了許多歌。

  停下來喘口氣,她說手又開始痛了。

  其實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唱什麼了,荒腔走調。

  其實本來就不太會壓弦,完全是來獻醜的。

  其實我,我空蕩蕩的。

  我只是忽然想揹著吉他在街上晃而已吧。

  或者我有著更自私的理由,我只是不想一個人傻傻面對電腦螢幕而已。

  離開她的住所,她站在門口,還是有意無意似的說,又剩下了她一個人。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聽見,我只是告訴她,晚安了,我走了,oyasuminasai。

  點起一根菸,嘴唇夾著有點溫熱的氣息,我揹著吉他,一手抓著譜架,可是我的世界裡面有點太過安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