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大家都忙著賺錢的城鎮,
一個就讀於尋趣大學的青年,
一個對世物冷漠的青年,
對過去和未來充滿迷惘。
拜訪一家在街道旁的酒吧,
那種四處可見的普通酒吧「Happiness」。
他找回仍舊溫熱的感覺,
然而,卻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人。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永遠,無論現在還是以後,無論在天涯還是海角。



  我今年十九,是個正值青春的大學青少年。好吧!也許不青春了,明年就二十了,也是老的了。我在我們國家的一個很渺小的城市──「忙錢城」就讀「尋趣大學」。

  我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嗯……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我有一個名字,小草,但是並不像別人那樣是由父母取的。我的名字也不是求籤或是算命得來的。事實上,我根本連我的爸爸是誰都不知道,而我的媽媽在我五歲的時候去世了。我的名字是在我很小的時候,叔叔給我取的。我喊他叔叔,其實他卻是我的繼父。

  我一直住在叔叔和阿姨的家,直到後來我搬到現在租的公寓。那個我叫阿姨的女人,其實就是叔叔在媽媽死了之後再婚的對象。叔叔和阿姨兩人扶養我長大,也許也把我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吧!只是,他們幾乎都不在家,每天只是給我很多很多錢就去工作了。

  我很少和他們說話,而當他們想與我交談的時候,通常都是有關他們對我將來的看法和已經為我想好的路。我不知道我來自何處,也不知道將何去何從。我感覺未來就像我已經花費的歲月那般的模糊、不清楚。像草兒一樣任由風吹飄搖,我以為我什麼都不在乎。

  我喜歡學習事物,但是我不喜歡去學校。我們學校的老師很無情殘忍、很驕傲自以為是、很沒道理也沒有愛。他們老是出一大堆的作業和論題給我們,並且常常告訴我們這個世界是怎麼樣怎麼樣的,還試著給我們洗腦,要我們的腦袋變得像他們的一樣。他們總是強迫我們讀書、讀書再讀書,除了讀書還是讀書。學校的生活因此變得煩躁且無味。



  大約是一月底左右,雖然沒有下雪,夜仍是冰寒的。



  那是個除夕夜,然而在這盛大的日子裡,我仍舊是孤獨的。剛從叔叔和阿姨空無一人的家回來,正朝著我在學校附近租的公寓駛去。在附近晃了約有十分鐘,終於找到一個好位子停車。

  「媽!為什麼我不能買剛剛那個彩色筆?」一個可愛的孩子問著他的母親。他們正從離我居住的公寓約二十公尺遠的便利商店走出來。

  當我看到他們的時候,感到冷冽的寒氣還不保留它一點氣魄,直向我襲來。好冷。每個聖誕節和生日,我都偷偷許願希望我有個像小仙的媽媽一樣的母親,或者一個像阿法他老爸那樣的父親。

  我的手被凍得像冷凍雞肉,伸進口袋,手與鑰匙被我擺在一起。

  腳步因為一塊極為顯眼的霓虹招牌停了下來,招牌上寫著「Happiness」。究竟是幸福,還是快樂,還是美滿還是……?那是家酒吧。在這樣的日子它是不該開著的,因為所有的人都應該與自己的家人待在一起,吃團圓飯。

  除了我這種人。

  也許我只是想要喝一杯,也或者是因為在這樣的大日子裡我並不想孤獨一個人。推動老舊厚重的門,我蹣跚走進酒吧。

  坐在吧台左邊數來第三個位子,腦海裡想著的是那些瀟灑的電影明星們,在像這樣的一個酒吧點杯酒,和美麗的女孩兒們跳舞。

  「要點什麼嗎?」吧台裡的酒褓問我。

  「嗯……我想,來點威士忌吧!」我說。其實那是我第一次到酒吧喝酒。

  「這是你的威士忌。」

  我沒有馬上開始喝。盯著那些在酒杯裡輕輕移動的泡泡,再看看在黃色液體理沉浮的冰塊。我開始喝,一次一點點,威士忌比我想像的還要苦澀。

  「也許你該喝點什麼像是瑪格麗特之類的。」一個有精神又活潑的聲音穿過我的耳朵。我猜我的臉大概誠實的表現出我的感覺,不然,他怎麼會知道?

  他是小石,和我同一個大學,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曾經告訴我,他非常的迷戀一切有關樂團的事物,但是很不幸的,我們學校並沒有樂團。學期剛開始的時候,他曾試著自己起手建立一個樂團。小石是我看過唯一一個總是面帶笑容的人,不論何時,笑容似乎不曾離開過他的臉。他從來不曾跟我提起什麼不愉快的事,抱怨的人總是我,我還以為,他什麼煩惱都沒有……都沒有。

  「嗯……也許你是對的吧!」我猜,我的聲音表現出我的心情,因為低沉且微弱。

  「嘿!小草!你看來心情很不好喔!」小石問我,他總是看起來比我快樂,不論我們在何時何地。

  「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就是沒有辦法讓臉部的肌肉放鬆一點,就這麼愁容滿面,像苦瓜似的。

  「嘿!小草!笑一個啦!」他給了我一個特大號的笑容。

  「我總是這樣子的,不是嗎?怎麼,你忘啦?我真懷疑你的記憶會不會像某些老人家那樣一點一點消失耶。」我的表情的確看起來比平常還要難過,難怪小石會到我這兒來陪我坐。

  「哎唷~我只是想找個人說話嘛!」他還在笑。我在想,怎麼他的嘴不會在哪天突然脫臼什麼的。

  「你的樂團怎樣啦?」我想我還記得那天他扯著我,強要我加入他的樂團的時候。天知道,我是音樂白痴。

  「樂團沒有辦成。」他說,剛剛的笑容從他臉上溜走。

  「你怎麼在這裡?你應該跟你的家人在家裡吃團圓飯吧?」

  「我的家人就是你呀!」當他這麼跟我說的時候,我以為他跟我一樣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我沒有說什麼,寂靜纏繞著我們。

  「我爸是很糟糕的酒鬼,我媽……已經過世了。」小石打破沉默。這樣脆弱的聲音,我從來都沒有從他那兒聽過。

  輕輕拍了拍他的肩,我點了兩杯瑪格麗特。

  「那你又怎麼會在這呢?」他問我。

  「我啊,比你還慘,因為我連我爸是誰都不知道,而我媽早丟下我,死了。」

  「哈哈,你少騙人~你不是常常抱怨你父母……」他笑,不相信我,反正我也不在乎。兩杯瑪格麗特都已經見杯底了,於是我點了杯威士忌,給小石再點了杯瑪格麗特。我發現威士忌比瑪格麗特這種淡淡的雞尾酒更吸引我,雖然它比瑪格里特苦澀多了。

  「我叔叔,其實就是我繼父,每次都強迫我做他喜歡的事……你知道嗎,他要我畢業後接管他的事業……呵呵。」我猜,我已經喝醉了。「我才不要!我不是機器人……我……」我開始哭,我知道,我是真的醉了。

  「小草,你喝醉了。」小石阻止我喝今天的第五杯威士忌。「你知道嗎,其實你應該要做任何你希望做的事,你應該要讓你的家人知道你的想法,你靈魂的方向。你也可以跟他們討論和商量。知道嗎?放開去做,我的朋友!相信你自己,你必須要有信心!」小石試著鼓勵我。

  之後,在酒吧裡我們沒有再說什麼。小石又多點了兩杯瑪格麗特,而我並沒有再喝了。晚一點,小石帶著爛醉的我回公寓。

  幾天之後,假期結束了,像往常一樣,我回到了普通的學校生活。我並不知道有個令人悲泣的噩耗正等著我。

  小石死了。

  我根本就不能相信這個事實,根本就沒有任何理由。警察先生也說沒有任何線索,沒有因由可以讓小石自殺。他沒有留下任何似遺書的東西,此案也成為不了了之的懸案。

  我又來到這家酒吧。坐在同一個位子,我的耳邊還有著他的聲音回盪,那天他說的話,每一句都這麼清晰。我心情激盪,希望小石這一刻就出現在我眼前。也許和以往一樣,帶著他的招牌笑容,和我一起喝著淡淡的瑪格麗特,聊著我們淡淡的話題。

  可是我知道,一切都變了,而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看著微黃的液體,威士忌已經不再苦澀。衝擊著我,那無處歸去的淚水,比威士忌還澀還要苦。沒有小石陪伴的我,不顧一切的慟哭。



  而這次,誰會來帶我回家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tsd 的頭像
eviltsd

月下隻影◎強迫分裂

evilts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cflyjustmyluck
  • 應該會找到回家的路,
    伸出手,就會有人帶回家
    xD
    (我快瘋了,因為我被音樂吸走了...)
    我想我的人生再也不能沒有音樂
  • 在酒吧裡面亂對人家伸手小心會被帶回別人家哦妳~

    eviltsd 於 2007/12/06 10:13 回覆

  • mcflyjustmyluck
  • 那我非常樂意= = ||
    唉..
    聯誼失敗..>m<
  • =_=" stranger brings you home isn't a good thing.

    eviltsd 於 2007/12/07 06:59 回覆

  • 一
  • 额,转得好突然哦。“所以更使人低回不已”,若不是这样兀然,我不会翻回头去又看了好几次。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會寫出這篇,但是我知道會有這篇是因為in class esay。
    老師上課臨時給一個什麼句子還是什麼之類的,說要寫一個虛構的故事。
    美國的典型課堂考形式的一種。

    eviltsd 於 2007/12/08 08:40 回覆